南通五被告人假冒他人注册商标均获刑

由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刑事部副主任金鑫和段长明律师合营解决的陈某某假装注册商标罪,固然“情节特别严重”,但经由辩护人细心考察案发的政策背景,庭前严密策划,与办案人员耐烦沟通,开庭时据理力争,援引刑事政策,融合情理法,最终说吃法官采取辩护人的不雅点,判处缓刑。达到了异常幻想的辩护后果!  案情简述  2015年3月开端,陈某某租赁广州市荔湾区龙溪沙溪村某处作为加工厂合,并雇佣被告人赖某某及同案人陈某某、冯某朝、冯某婷合营采取电焊、贴商标和包装袋方法加工假装三星、华为、中兴和摩托罗拉等品牌的手机电池,收取利润。直至5月21日,被告人陈某某、赖某某等人被公安机关抓获,并当场缉获假装的摩托罗拉电池1282块、假装的三星电池1720块、假装的华为电池670块,假装的中兴电池300块及作案对象周详电焊机2台等物。经剖断,上述假装的手机电池共价值国民币176454元。  辩护思路  盈科广州刑事部两位律师接收委托后,经由查阅案件卷宗及会见陈某某,综合评论辩论分析得出以下具体辩护不雅点(因篇幅所限,无法具体阐述):  01、从整体思路上来说。本案当事人是制假工厂的负责人,是制假的泉源,人赃并获,无可否定,果断采取罪轻的辩护思路。  02、从法条实用上来说。根据《最高国民法院、最高国民审查院关于解决侵犯常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司法若干问题的解释》,具有下列情况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假装注册商标罪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二)假装两种以上注册商标,不法经营数额在十五万元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本案当事人陈某某假装了四种品牌的商标,不法经营数额176454元,属于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况,刑期应当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然则,代理工商注册即代办企业工商注册,包括确定公司类型、注册资本、股东信息、核名等等一系列流程,我们经由积极查询拜访取证,证实陈某某违法所得数额仅为4万余元,达不到上述规定的“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并且固然假装商品的价格剖断出来是跨越十五万元,但这个司法解释是在十一年前出台,这十一年的经济成长异常敏捷,物价上涨幅度巨年夜。故从罪恶刑相适应的角度及从有利于当事人的角度,工商财税一般都是公司在工商局、财政部、税务局(国税、地税、个人所得税)办理的相关事物,不该实用。  03、从犯法行动的感化与地位来说。制造固然是泉源,但从犯法行动的高低游环节上来看,从经济好处的角度来考察,本案只是加工环节,利润菲薄,附加值不高。本案在假装注册商标电池的好处链条中处于被动和弱势地位,电池原配件和假商标标识均不是陈某某临盆或采购,主不雅恶性较小,只是被动接收别人的委托,做这个辛苦活,将假商标电焊组装上电池这一环节,处于链条的末尾。其犯法的感化比较小,地位很轻。  04、从实际社会伤害后果情况来看。陈某某加工电池获利仅为每块电池3毛钱,总获利也仅为4万余元,如何注册公司的问题可以直接交能代办公司,且其不法获利金额用于工人工资、工厂的房钱、购买加工设备以及本身的家庭开支。陈某某从事假装注册商标行动从2015年3月份开端,在2015年5月21日被民警查获,其从事违法行动的时光很短,且其假装注册商标的商品年夜部分未流入市场,犯法情节较轻,社会伤害后果较小。  05、陈某某因司法意识淡薄及生活所迫才实施犯法行动,归案后如实供述其罪恶,认罪立场优胜,没有再犯法的危险性。故请求法院对被告人从轻处罚,并实用缓刑。  裁判成果  一审法院采取辩护人辩护律师的不雅点,认为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本身的罪恶,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同时根据现有的刑事政策,结合被告人的犯法情节和悔罪表示,判处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国民币十万元。  ’Microsoft
YaHei’, color: rgb(191, 191, 191)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假装商标罪相干文章:假装注册商标属犯法及处罚      假装商标罪13万判多久  
假装商标罪判缓刑案例   临盆发卖假装商标罪假装注册商标罪 分析  
临盆假装注册商标假装商标罪量刑标准假装商标犯法  
假装商标罪立案标准   烟草假装注册商标罪

法制网讯 记者丁国锋 通讯员陈凯健 古林
为了谋取非法利益,被告人汤某华未经相关注册商标权利人许可,从被告人包某忠、张某香夫妇及被告人陶某军、秦某彬处购买了假冒“东成”“牧田”等名牌电动工具的商标标识及说明书、外包装纸箱、大塑料包装盒,大肆组装假冒的“东成”“牧田”等各类型号的电动工具进行销售。

  假冒注册商标罪案例分析

4月25日,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维持一审的终审刑事裁定,被告人汤某华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并处罚金45万元;被告人包某忠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8万元;被告人张某香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被告人陶某军、秦某彬犯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各处罚金9万元。

  公诉机关江苏省南通市人民检察院。

今年48岁的被告人汤某华,系启东市吕四港镇一家工商个体户,平时主要从启东市天汾电动工具市场批发一些电动工具回去销售。他在经营中发现,很多客户在购买时只认品牌,一些组装的电动工具只要贴上“东成”“牧田”等品牌的标签后,价格几乎就翻了倍。在暴利面前,汤某华就动起了歪心思。

美高梅手机客户端下载,  被告人李某某,男。因涉嫌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于2005年3月16日被南通市公安局监视居住,同年4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南通市看守所。

为了谋取非法利益,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汤某华未经相关注册商标权利人许可,从被告人陶某军处购买了部分假冒“东成”牌电动工具的商标标识及说明书、外包装纸箱、从他人处购买部分假冒“牧田”“makita”牌电动工具的商标标识及说明书、从被告人包某忠、张某香夫妇处购买标有假冒“东成”字样的大塑料包装盒,并从他人处购买电动工具零配件,租用被告人包某忠夫妇家的厂房内组装了假冒的“东成”“牧田”“makita”牌的各类型号电动工具。

  辩护人周勇,江苏南通天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2017年1月至2018年3月期间,被告人汤某华将组装的上述假冒注册商标的各类电动工具陆续销售,非法经营额计人民币79万余元,另于2018年3月14日被查获假冒“牧田”牌的0810电镐300台,价值人民币5.1万元,非法经营额合计人民币84万余元。

  辩护人万军,江苏金信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期间,被告人包某忠夫妇为获取非法利益,未经相关注册商标权利人许可,于2017年5月经与汤某华共谋后,从外地购进假冒“东成”标识的模板,并于2017年8月起生产假冒“东成”牌DCJZ10-10B充电型起子电钻、相配套的带有“东成”标识的小塑料包装盒及与“东成”牌26、28电锤相配套的带有“东成”标识的大塑料包装盒。被告人包某忠夫妇实施生产、销售假冒“东成”牌电动工具,非法经营额合计人民币13万余元。

  被告人陈某,男。因涉嫌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于2005年4月13日被南通市公安局监视居住,同月17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南通市看守所。

一审另查明,被告人陶某军为获取非法利益,未经相关注册商标权利人许可,于2017年8月至2018年2月期间,委托被告人秦某彬生产带有“东成”注册商标标识的角磨机、切割机、手电钻等型号电动工具的外包装盒78070件,非法经营额计人民币16万余元,后加价销售给被告人汤某华等人。

  辩护人徐健、蔡继白,江苏南通健行律师事务所律师。

启东市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汤某华单独或者伙同被告人包某忠、张某香为获取非法利益,未经注册商标所有权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其中汤某华情节特别严重,包某忠、张某香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依法应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陶某军、秦某彬为获取非法利益,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并予以销售,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罪。综合各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及悔罪表现及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分别判处上述相应的刑罚。

  江苏省南通市人民检察院以通检刑诉[2005]03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某某、陈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于2005年10月1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江苏省南通市人民检察院指派副检察长何启明、代理检察员何玮、马晓霞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某某及其辩护人周勇、万军,被告人陈某及其辩护人徐健、蔡继白,翻译人员丁昌军到庭参加诉讼。审理期间,本院根据公诉机关的建议,决定延期审理一次。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人汤某华认为,一审判决量刑过重,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请求对其适用缓刑。南通中院经审理维持了原判。

  公诉机关指控,南通芭蕾米拉日用化学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芭蕾米拉公司)于2004年8月注册成立。被告人李某某在负责管理该公司期间,与芭蕾米拉公司法定代表人哈里发(另案处理)及被告人陈某组织生产、销售假冒“DOVE”、“JERGENS”等8件注册商标的化妆品,价值155734美元,折合人民币1287001.35元。其中被告人陈某参与生产假冒注册商标的产品,价值118272美元,折合人民币977411.64元。

法官说法

  为证实上述事实,公诉人当庭讯问了被告人,出示并宣读了证人证言笔录,出示了产品销售记录、提单、现场记录及照片、物品价格鉴定结论书、检验报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关于南通芭蕾米拉日用化学品有限公司假冒注册商标的复函》、南通市公安局扣押文件清单等书证以及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及包装物等物证。

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构成犯罪

  公诉机关认为,芭蕾米拉公司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李某某作为芭蕾米拉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陈某作为该公司的直接责任人员,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第二百二十条之规定,应当以假冒注册商标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假冒注册商标罪是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庭审中,被告人李某某、陈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均未提出异议。

该案二审承办法官黄中华介绍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三万元以上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的“情节严重”。该解释第三条第一款规定,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非法经营数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本案中,因被告人汤某华假冒两种以上注册商标,非法经营额累计达84万余元,属于“情节特别严重”,亦无其他可减轻或从轻处罚的法定情节,故一审法院对其量刑并无不当。

  被告人李某某的辩护人周勇、万军提出以下辩护意见:

  1、被告人李某某以单位的名义组织生产假冒注册商标的产品并销售,应当将芭蕾米拉公司列为被告单位参加本案的诉讼;

  2、被告人李某某只是芭蕾米拉公司的股东及董事,而非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只应对自己所参与的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而不应对单位的全部犯罪行为承担责任;

  3、对于国外的注册商标所有权人或其授权的中国代理公司所出具的未授权芭蕾米拉公司使用该公司注册商标的证明,未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大使馆或领事馆认证或公证的,因其缺乏证据的有效要件,故不能作为指控被告人李某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的直接证据使用;

  4、本案所涉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均系国际知名品牌,其生产成本、销售价格至少应当由国家一级或国际组织认可的价格认证机构认证,故南通市价格认证中心所作的价格鉴定结论,不能作为认定被告人李某某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犯罪数额的主要证据;

  5、公诉机关对芭蕾米拉公司生产、销售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销路及最终去向无证据证实,造成证据链的脱节,不利于公正地区分罪责;6、被告人李某某由于缺乏对中国法律的了解,不知道自己实施的是犯罪行为,犯罪的主观恶性较小,且其系偶犯、初犯,认罪态度好,应当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陈某的辩护人徐健、蔡继白提出以下辩护意见:被告人陈某未参与公司的决策,其犯罪行为是在被告人李某某的授意下实施,在犯罪中所起的作用较小,且本案社会危害较小,被告人陈某又系初犯,请求法院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芭蕾米拉公司于2004年8月17日注册成立,其核准经营的范围是生产、销售日用化妆品,但该公司自成立至案发时,未取得生产许可证。被告人李某某为该公司董事及实际经营人,负责公司的全部事务;被告人陈某于2004年11月至该公司工作,为该公司负责产品配制的技术人员。

  被告人李某某在负责管理芭蕾米拉公司期间,在未获注册商标所有权人许可的情况下,与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哈立法(另案处理)合谋生产、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由被告人陈某负责产品的配方。

  自2004年12月至2005年3月,该公司生产假冒“DOVE”、“JERGENS”、“SENSODYNE(新爽多)”、“NIVEA”、“FA”、“REXONA”、“NAIR”、“BOSS HUGO BOSS”等八种注册商标的化妆品,共计价值155734美元,折合人民币1287001.35元。其中:

  生产、销售“DOVE”产品17162打,价值43124美元;

  生产、销售“JERGENS”产品4864打,价值19456美元;

  生产、销售“SENSODYNE(新爽多)”产品13868打,价值27736美元;

  生产、销售“NIVEA”产品4828打,价值12548美元;

  生产、销售“FA”产品220打,价值550美元;

  生产、销售“REXONA”产品1308打,价值2616美元;生产、销售“NAIR”产品7504打,价值15008美元;

  生产、销售“BOSS HUGO BOSS”产品50ML装4920打,价值18204美元、100ML装2424打,价值10908美元,合计29112美元。

  此外,生产“SENSODYNE(新爽多)”产品
2280打,价值4560美元;生产“NAIR”产品512打,价值1024美元。

  被告人陈某参与了假冒“DOVE”、“NIVEA”、“JERGENS”、“NAIR”、“BOSS
HUGO BOSS”等五种注册商标商品的生产、销售行为,价值为118272美元,折合人民币977411.64元。其中,除其参与生产、销售的“DOVE”产品数额为16162打,销售所得为41124美元以外,其余四种商品的销售数额及价值与上述相同。

  案发后,公安机关依法将芭蕾米拉公司的化妆品生产线四条及相关设备予以查封。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书证芭蕾米拉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副本)、江苏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法定代表人登记表、董事(监事)会成员名单、护照等证据,证实该公司成立日期为2004年8月17日,但未取得生产日用化妆品的生产许可证;哈立法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李某某为该公司董事,其国籍为黎巴嫩籍。

  2、被告人李某某、陈某供述及证人付玲玲、陈莉莉、吴飞、沈扬标、汤莉、谢莉、卞素春、李燕、徐景红、赵婷婷等的证言,证实被告人李某某系芭蕾米拉公司的实际负责人,负责公司的全部事务;被告人陈某负责公司产品的配料及质检等方面的事务。

  3、被告人李某某供述、证人付玲玲、高锦爱证言、书证产品销售记录、入库单、扣押清单等证据,证实芭蕾米拉公司自成立以来,其所生产的产品除包括本案所涉八种注册商标的商品外,还生产了其他品牌的产品,公司共出货25次,其中所记载的涉案商品的生产数量与本院所认定的数额一致。此外,从芭蕾米拉公司查获的库存成品中有假冒的“SENSODYNE(新爽多)”产品570箱,计2280打,价值4560美元,“NAIR”产品32箱,计512打,价值1024美元。

  4、被告人李某某供述,证实本案所涉商品的实际出口价格低于产品销售记录所记载的出口价格。

  5、被告人李某某供述、证人熊达证言、书证出口货物委托书、装箱单、提单等证据,证实芭蕾米拉公司生产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均由熊达所在的上海全达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代理出口。

  6、书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关于芭蕾米拉公司假冒注册商标案的复函,证实本案所涉及的8件注册商标受法律保护,芭蕾米拉公司在同一种商品上所使用的商标与上述8件商标相同。

  7、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1008628号商标注册证及核准商标转让证明,证实切迟-杜威有限公司(Church&Dwight
Co.,Inc.)系“NAIR”商标的所有权人;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215396号商标注册证及核准续展注册证明,证实德国拜埃尔斯道夫公司系“NIVEA”商标的所有权人;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商标档案,证实HUGO BOSS AG公司系“BOSS HUGO BOSS”商标的所有权人;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1260125号商标注册证,证实联合利华有限公司系“REXONA”商标的所有权人;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509883号商标注册证及核准续展注册商标证明,证实布洛克药物公司系“SENSODYNE(新爽多)”商标的所有权人;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794209号商标注册证,证实花王株式会社系“JERGENS”商标的所有权人;

  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1080784号商标注册证及核准转让注册商标证明,证实联合利华有限公司系“DOVE”商标的所有权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商标档案,证实HENKEL
KGAA 公司系“FA”商标的所有权人。  8、切迟-杜威有限公司(Church&Dwight
Co.,Inc.)、美国布洛克药物公司、联合利华有限公司分别出具的证明,证实“NAIR”、“SENSODYNE”、“DOVE”、“REXONA”注册商标的所有人均未授权芭蕾米拉公司生产该商标的产品;宝洁(中国)有限公司证明,证实宝洁公司及其在中国投资设立的任何合资、独资、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从未委托芭蕾米拉公司生产、加工由宝洁公司享有合法商标权利的“HUGO BOSS”的任何包装物、半成品及成品。

  9、证人陈飞的证言以及书证产品购销合同,证实其公司曾卖给芭蕾米拉公司两台罐装封尾机,并按照李某某提供的样品帮助其生产“NAIR”脱毛膏软管的事实;证人施全的证言以及书证订购合同,证实其根据李某某提供的模具,帮助芭蕾米拉公司加工生产“BOSS HUGO BOSS”香水瓶的事实;证人韦明的证言以及书证订购合同、送货单等证据,证实其公司根据李某某提供的包装物和说明书的样品为芭蕾米拉公司加工生产“BOSS HUGO BOSS”外包装盒的事实;证人朱子健、朱锦堂、黄正环的证言及书证送货单,证实海门市新浪彩印有限公司根据李某某提供的样品为芭蕾米拉公司加工生产“NAIR”、“SENSODYNE(新爽多)”等产品的外包装盒的事实。

  10、侦查机关扣押的物证及物证照片经被告人当庭辨认,证实从芭蕾米拉公司查获的该公司生产的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及包装物的品种与上述八类商标的产品一致。侦查机关查封物证的说明及查封物照片经被告人当庭辩认,证实芭蕾米拉公司用查封的设备生产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

  11、中国银行南通分行国际结算部出具的美元对人民币现汇买入价资料,证实在2004年12月至2005年3月期间,现汇买入价为100美元兑人民币826.41元。

  上述证据,均经法庭举证、质证,且证据间能互相印证,具有证明效力,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某某身为芭蕾米拉公司董事及实际经营人,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告人陈某明知芭蕾米拉公司生产、销售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商品,仍为公司的假冒行为提供技术指导,参与对部分假冒商品的配制,其行为亦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应当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某某、陈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对被告人李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评判如下:

  1、公诉机关虽将本案指控为单位犯罪,但鉴于芭蕾米拉公司现已停业,亦未能找到适格的诉讼代表人,无法承担单位犯罪的刑事责任,故未将该公司列为被告单位参加诉讼。被告人李某某、陈某作为本案的被告人,只承担其二人分别作为芭蕾米拉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以及直接责任人员所应承担的责任。公诉机关未将芭蕾米拉公司列为被告单位,于法有据。辩护人认为应当将芭蕾米拉公司列为被告单位参加诉讼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2、芭蕾米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哈立法并不参与公司的生产经营,被告人李某某虽非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是其负责管理公司的一切事务,公司的所有经营行为亦由其决定,被告人李某某实系该公司实际负责的主管人员,并参与决定、实施了公诉机关所指控的芭蕾米拉公司所实施的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所有行为,故其应当承担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的责任。被告人李某某的辩护人认为其不应对芭蕾米拉公司的所有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3、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相关司法解释的精神,对于国外注册商标所有权人所出具的证明以及其授权国内代理公司代理知识产权事务的授权委托书,未经所在国公证机关证明,并经我国驻该国使、领馆认证的,将不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加以采纳。被告人李某某的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但在本案中,认定芭蕾米拉公司以及被告人李某某、陈某所实施的犯罪行为未获注册商标所有权人授权的证据,除了注册商标所有权人或其委托的代理公司所出具的有效证明外,被告人李某某、陈某的供述、证人付玲玲等的证言以及芭蕾米拉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等证据亦能充分证明上述事实。故对部分未经认证的证据的排除,不影响本案事实的认定。

  4、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及国家计划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
1997年4月22日颁布实施的《 扣押、追缴、没收物品估价管理办法
》的相关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所设立的价格评估机构办理同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委托的扣押、追缴、没收物品的估价,该规定并未对国际知名商品的价格鉴定机构作出特别的规定,因此,南通市价格认证中心接受南通市公安局的委托,依法所作的价格鉴定结论具有证据能力,被告人李某某的辩护人以南通市价格认证中心不具有鉴定国际知名商品价格的资质为由,否认该认证中心所作的价格鉴定结论具有证据能力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但是,由于南通市价格认证中心的鉴定结论未涉及本案八件商品的价格认证,故本院未将其作为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

  5、芭蕾米拉公司所生产的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产品通过上海全达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代理出口销售至中东市场的事实,有被告人李某某供述、证人付玲玲、熊达等的证言以及书证提单、出口货物委托书等证据证实,证据确实充分,而非如被告人李某某的辩护人所说的证据链脱节。而且在有充分证据证实芭蕾米拉公司生产、销售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商品的事实的情况下,假冒商品的最终销售方向查明与否,不影响对被告人指控罪名的成立以及对本案的公正处理。因此,被告人李某某的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6、被告人李某某在中国开办公司,应当了解并遵守中国法律规定。其在我国苏州市开办企业期间,曾因为假冒他人注册商标而被行政处罚,在南通投资开办企业的过程中,再次实施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行为,而且犯罪数额高达100多万人民币,说明其犯罪的主观故意明确,且犯罪数额巨大,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李某某归案后,在我国司法机关的追诉、审判过程中,如实供认罪行,依法可以酌情对其从轻处罚。但是由于其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不符合我国法律关于缓刑适用的规定,不能适用缓刑。被告人李某某的辩护人认为其认罪态度较好,请求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但辩护人以李某某对中国法律不了解导致犯罪等为由,请求对其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对被告人陈某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评判如下:

  被告人陈某明知芭蕾米拉公司生产、销售假冒他人注册商标的商品,仍为其提供技术上的帮助,进行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配制,该行为在芭蕾米拉公司实施犯罪过程起关键作用。此外,陈某所参与犯罪的数额达人民币97万余元,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因此,被告人陈某的辩护人认为其在犯罪中所起的作用较小且本案危害较小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但是其辩护人以被告人陈某归案后认罪态度好,请求法院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为打击假冒注册商标的行为,保护注册商标所有权人的商标专用权,维护国内、国际市场的正常秩序,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条、第二百二十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五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某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附加驱逐出境。

  (有期徒刑的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5年3月16日起至2009年3月15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履行。)

  被告人陈某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

  (有期徒刑的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5年4月13日起至2008年4月12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履行。)

  二、公安机关查封在案的芭蕾米拉公司的生产设备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