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多家歌厅曾被评为全国先进,24年前一瓶矿泉水就要28元

图片 11

原标题:音乐餐厅:融合音乐和美食要想在青岛酒店里找个卡拉OK,听起来是很久远的事情了。随着分工的日益精细,吃饭与唱歌已经各行其道。不过记者近期发现,随着餐饮美食行业竞争的激烈,岛城又开始出现将美食和音乐合二为一的饭店餐厅。这类餐厅往往以怀旧为主题,但却透露出时尚新潮,消费者也不仅是中老年人,80后和90后也对此颇为欢喜。吃着饭,哼着歌,不失为一件乐事。回顾
餐厅唱歌被KTV取代上世纪九十年代,随着卡拉OK的兴起,很多酒店都在包房里置办了能唱歌的设备。那时大家只要出去吃饭,首选的就是有卡拉OK的包房。吃饭、喝酒、唱歌三位一体。
2004年前后,量贩式KTV开始进入岛城。量贩式KTV自日本和中国台湾地区流入中国大陆以后,由于价格比较优惠,24小时营业,没最低消费,酒水食品以量贩自助式购买为主,很快受到年轻人的追捧。这部分的受众人群多以白领一族、家庭聚会、公司party为消费群体,大部分都是在酒店哈完酒吃完饭,到量贩式KTV唱歌。从2004年到2014年的十年间,大部分都是吃饭喝酒分开的。这个时候量贩式KTV比较有名的是格莱美、大家乐、好乐迪和凯歌美等。此后,饭店餐厅基本没有再唱歌的地方和设备了。现状
美食和音乐其实难分然而事实上,音乐餐厅这根线儿一直不绝如缕。随着岛城市民生活趣味的变化,三杯两盏淡酒之后,总想听听音乐,甚至上台吼几嗓子,边吃边唱边听,集人生三美于一处,才是大家很多时候的向往。因此,音乐餐厅既要有好的音乐背景,又要有地道的美食,如此才能不辜负美好的人生。在这一大背景下,一些音乐人或餐饮人开始寻找两者的契合点,于是有特色成规模的音乐餐厅诞生了。就拿记者目前掌握的信息看,前几年诞生的那些时光音乐餐厅的老板王荣光,本身就是音乐人,而且从事餐饮行业好多年,他在青岛较早地将音乐与美食结合在一起,在闽江路靠近燕儿岛路处,开设了这家洞穴餐厅。本月前些日子,另一位岛城音乐人在徐州北路的利群宇恒大厦开设了再回首音乐餐厅,装修也颇用心,一开业就有不少粉丝捧场。除此之外,青岛还有很多娱乐公司创办的音乐餐厅,例如胡桃里音乐酒馆,就是由好乐星娱乐集团与深圳合纵集团携手打造的,混合了酒吧、餐厅、咖啡的腔调,也赢得大量音乐、美食爱好者慕名而来。特色
怀旧是个永恒的主题从岛城几家音乐餐厅的经营特色来看,都在主打怀旧主题。其实怀旧主题并不是中老年人的专利,怀旧也是80后甚至90后的最爱。
50后60后去音乐餐厅聚会,往往与老同事老同学一起;70后去这些地方听歌吃饭,则多与同事或商业伙伴在一起。
80以后的年轻人去这里,原因则形形色色,别以为他们年轻,正如有人所言:怀旧是人类一生的主题。去音乐餐厅消费,主题是怀旧,但却透露出时尚新潮。这些餐厅的美食并不逊色,而且多是时尚菜品,以造型新颖、口味鲜明为基础,融合本地菜品及川菜、湘菜、粤菜等,还将众多小吃时尚化,有多国籍料理的感觉。相关链接几家音乐餐厅,特色各不相同再回首餐厅
早已离开校园的你,是否想再次戴上红领巾,做一做小学生的试卷,读一读小人书,听一听老歌,回忆一下不用手机没有电脑的青春岁月?再回首怀旧音乐主题餐厅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店老板去年在市北区西吴路开业了第一家再回首音乐餐厅,今年在利群宇恒大厦又开了第二家。这家酒店融合菜、私房菜和胶东小海鲜,以怀旧为特色,适合家庭朋友欢聚就餐。每张餐桌桌号都是用学校里的班级名称来命名的,来这里的每一位客人都会领到一条红领巾。洞穴餐厅
那些时光无主题音乐餐厅是目前岛城首家洞穴式音乐餐厅,许多外地歌手剧组来青岛,都会在洞穴餐厅安排工作餐和私人会餐。运气好的话,不仅能碰到熟悉的明星,还能听到老板王荣光的歌声。洞穴餐厅像个大溶洞,装修风格奇特。该餐厅菜品也下了功夫,各式烤鱼、烤串、甜点、凉菜都很赞。猿来N年以前餐厅
位于崂山仙霞岭路的现代粗粮酒店重新装修后开始营业。最火爆的莫属一楼的徒手餐厅。何谓徒手?就是没有筷子与刀叉,自己动手享受大快朵颐的感觉。这里是年轻人聚会的不二之选,纸盒与油纸代替了复杂的盘子,吃起来毫无拘束,除了满足还是满足。酒足饭饱之后,若余兴未了,还可上台唱几句或者蹦两下。胡桃里音乐酒馆
对于胡桃里而言,九点之后不意味着晚餐的结束,而是另一种体验生活的开始。绿植环绕射灯、天花板、外围和酒架。特别的设计,加上陪伴式音乐,给晚间生活不一样的享受。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
记者 单衍春[来源:青岛晚报 编辑:亚麦]

1988年夏,在东郊出现北京第一家卡拉OK——“你歌卡拉OK厅”,已经消失40多年的营业性歌舞厅重新在北京出现。随后,卡拉OK歌厅迅速遍地开花。到了1995年,包括歌厅等在内的新型文化娱乐场所已达1400多家。

问:ktv一晚最多消费多少?

图片 1

图片 2

放眼北京,哪儿哪儿都是歌厅:大饭店里有,酒楼宾馆里有;街面上有,胡同里也有;有的地方甚至连粮店、菜站都改成了卡拉OK歌厅。

KTV消费这个有很大的考量,好一点的KTV消费可达上万,中等服务可以的,也能达千,一般平民百姓只求high歌,几百左右……如果你是请朋友消费,又讲究面子,那么建议你选择中等服务,准备几千就可以了……如果讲究排场,需要服务态度极好,那么上万是肯定的了,酒水较贵!而如果你是自己消费,不讲究排场和服务,只求high歌,那么几百块钱也能满足你的需求。高端找会所,中等找豪华KTV,普通找量贩式KTV,大学学校附近,或各大商场均有。

最初,卡拉OK歌厅没有包间,人们去了就在大厅里点歌、演唱。后来,带包间的歌厅逐渐兴起,叫作KTV。(1992年8月16日《北京晚报》5版,《KTV小型歌厅在京城兴起》)

要说KTV具体消费分为:包厢费和酒水费。包厢费就是使用包厢的费用。酒水费就是点的小吃、饮料、酒水等。一般都是先去到KTV超市去点小吃、饮料、酒水等,然后由服务生送到包房。通常都是先结账,然后再去包厢high歌。

图片 3

KTV一般分为量贩式,商务式

1992年8月16日《北京晚报》5版,《KTV小型歌厅在京城兴起》

其中量贩式KTV又称为“自助式KTV”,“量贩”一词源于日本即大量批发的超市。由此引出的量贩式经营,实际体现的就是透明,平价和健康的消费方式。自助购物、自点自唱。商务式是为商务人员提供兼顾娱乐和业务洽谈的场所,通常包括表演,陪唱等服务。

卡拉OK歌厅里,一般都是晚上十点多钟才“渐入佳境”。起初,市文化局规定歌厅的营业时间不得超过晚上十二点,后来逐渐放宽到凌晨两点,经过特批甚至可以开到凌晨三点。

1、传统夜场KTV包房以最低消费形式经营,而量贩式没有最低消费,以计时钟消费形式。

这无形之中就把一些北京人的夜生活延长了三四个小时。过去,一到晚上七八点钟,商店关门了,人们吃了饭,看看电视便钻了被窝。许多初来中国的外国人一到晚上就闷得受不了。对于文化娱乐生活尚且贫乏而又爱唱歌的许多北京人而言,歌厅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2、两者营业时间不同。量贩式没有大型节目表演,一般不能播放DISCO音乐,只能唱卡拉OK。

可以说,这些歌厅当时对活跃北京的夜生活起了很好的作用。在90年代初的一次全国文化市场工作会上,北京的多家歌厅还被评为全国先进。(1993年12月11日《北京日报》6版,《夜访北京歌厅》)

3、量贩式消费价格比传统夜场优惠(酒水、食品方面),不另加服务费。酒水、食品、量贩式自助形式购买,而传统夜场由客人看酒水牌,服务员电脑落单形式购买,通常价格更高。

图片 4

希望对您有帮助!

1993年12月11日《北京日报》6版,《夜访北京歌厅》

ktv一晚最多消费多少?

但是,卡拉OK很快发展为面对一小部分人群的高消费。

这个问题是KTV一晚上最多消费多少?基本是没有底的。少者一。二百元,多者上万元不等。主要是看人多少?什么样的人去消费。要是一般普通朋友去唱唱歌,也就几百元,要是老板带客人可能就是几千元消费。要是在叫几个小姐培唱喝点红酒价格就是要上万元。

高档KTV收费令人咋舌,最便宜的要1500元左右,贵的一个晚上四五千打不住。要知道,这可是上世纪90年代初时的价格。

这要看消费的什么商品,怎么消费了,最多消费多少,这个就是无限制了,只要有钱,几十万都可以

图片 5

哈哈哈 ktv消费高不到哪去 人群在那里

当年的报道《门槛低点,灯光亮点,歌舞厅应面向大众》反映了人们的心声。

会所会高一点

来看1995年东四南大街一家夜总会唱K的结账单:1314元!其中,2听可口可乐76元,一瓶可赛矿泉水28元,一听啤酒45元,一壶红茶78元,一个果盘198元,外加15%的服务费以及包间费。(1995年11月27日《北京日报》2版,《歌厅酒楼价格为何“限”不住》)

酒吧会更高一点

图片 6

等等

1995年11月27日《北京日报》2版,《歌厅酒楼价格为何“限”不住》

1995年开始,卡拉OK走起下坡路。到了2000年,北京关张的歌厅已达七成。

图片 7

有人调侃,去卡拉OK消费,就是你的钱包“卡拉”一开,老板眉开眼笑“OKOK”。随着娱乐方式越来越多,歌厅卡拉终于不再OK

2000年,麦乐迪KTV在北京落地,它把来自日本的量贩式歌厅的新颖形式带到了北京。后来,钱柜、银柜、喜乐迪、音乐之声等一大批KTV场所相继开办,消费主流群体变成了普通老百姓,宣告北京KTV从小众走向大众时代。

何为“量贩式”?其实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又大便宜。

麦乐迪和钱柜、音乐之声等都有5000平方米左右,四五个人可用的“小包”,麦乐迪白天是每小时39元,晚间是100元,而在钱柜按时段不同,价格差异挺大,比如周六上午是每小时45元,下午是79元,晚上6点到8点是每小时99元,而晚上8点到12点最贵,每小时195元,不过,平日的相同时段价格则要便宜得多,还有这里的早、中、晚餐都是免费的。

2002年,有市民一家7口到钱柜KTV欢唱,还在KTV吃了免费自助午餐,总共才花了178元。

量贩式KTV一经出现马上就迎来了火爆场面,无论白天还是晚上,等待包房的消费者总是堆满了大厅,在麦乐迪甚至还出现过等待五六个小时才轮上的场面。从上海到北京开辟战场的钱柜2001年10月在京开业,没承想开业第三天就全部客满。(2002年7月22日《北京日报》11版,《北京KTV:从小众走向大众》)

图片 8

2002年7月22日《北京日报》11版,《北京KTV:从小众走向大众》

但量贩式KTV的好景也没多长,2015年2月1日,曾经炙手可热的钱柜朝外店关门了。这已是钱柜两年时间里在北京关闭的第三家门店。(2015年1月29日《北京日报》10版,《老牌KTV遭遇“中年危机”》)

图片 9

2015年1月29日《北京日报》10版,《老牌KTV遭遇“中年危机”》

最终“压垮”实体KTV的,恐怕还是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飞速发展与普及环境下的各种手机K歌软件。天籁K歌、唱吧、全民K歌、爱唱、好唱、歌者盟……只要有网络,打开任何一个软件就可以想唱就唱。在技术的帮助下,唱歌的门槛越来越低。即便五音不全的人,也并未和唱歌绝缘。(2017年8月18日《北京日报》15版,《兴趣社交引手机K歌回潮》)

图片 10

2017年8月18日《北京日报》15版,《兴趣社交引手机K歌回潮》

从歌厅,到KTV,再到各类手机软件,卡拉OK在北京的发展,正可以折射出北京文化消费市场的变化。而随着技术手段的不断更新,文艺手段样式也大大丰富,人们文化生活的选择性空前增强。

图片 11

(历史资料:京报集团图文数据库、北晚新视觉)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作者:侯莎莎

监制:童曙泉、黄玉莹、侯莎莎

编辑:蔡文清

流程编辑:孙昱杰

Leave a Comment.